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顶点小说->开局就是一只废仙女了->第八十章 精美的画卷

第八十章 精美的画卷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  《小小》唱完了以后,夭夭并没有给到大家歇口气的机会,因为本身《小小》这首歌在大家听的时候,就已经有大把的时间来歇了。

  看到时机成熟,夭夭也是不失时宜地继续拼命塞私货,如果说《权御天下》的筝鼓和鸣是为了满足观众的观看需要,所以才打开了大屏幕。而《小小》,则是第一次让人看到了真人表演在大屏幕上的效果。

  那么接下来,则是时候,让大家也看看那些‘精美’的图画了,同时,也让大家认识到学会识字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。

  可能在大家普遍的印象中,古人的识字率都是十分低的,这确也不错,但偏偏在北辰是个例外,因为在北辰国成立之初,开国皇帝便十分重视教育。

  每五百户为一乡,每一百户为一里,而且在乡有乡学,在里有里学,这基本上是等于让全国城乡都办学,大人可能还不太好说,但是在小孩子当中,反而识字率是最高的。

  而至今,已过去有差不多十年了,当年五岁的小孩子,可能现在也已经有十五岁了。而稍微年长一些的,则可能已经十七八岁。

  所以在现场的观众中,虽不能说人人都懂得识字,但是,多多少少还是有人认得的,当然,至于当初是不是学渣,这就得另说了。

  《小小》接下来的这一首歌是由另一位声音也是十分有特点的姐妹来演奏,这位姐妹的声音的独特之处就在于,当她随便唱的时候,能够唱出真假难辨的男童的声线。

  又或者说是因为,本身她的声音就偏低沉一些,假若不是特意去唱一些高音的歌曲,便很难区分到底是个男的,还是女的。

  而接下来的这首歌,便正是如此,明明出来的是一个女的,但是假若不是亲眼看到的话,你说唱这歌的人是个男童,似乎也没什么毛病。

  当然,这些都不重要,因为本身这首歌要关注的,就不是唱歌的人是男是女,而是大屏幕上的‘精美’图画以及歌词。

  这首歌唱的速度还是比较快的,假若不认识字的话,那可能一整首听下来,能听清的可能就比较少了。不过也没事,毕竟,这首歌的歌词还是十分浅显易懂的。

  “寒食过,云雨消”

  “不夜侯正好”

  “又是一年,采茶时节暖阳照”

  虽然前面这三句,几乎不认识字的都全军阵亡了,但接下来的这三句:

  “风追着,蝴蝶跑”

  “谁家种红苕”

  “木犁松土,地龙惊兮蚁出巢”

  还是能够听得懂一个大概的。

  “翠盈盈,悠香飘”

  “茶垄漫山绕”

  “钻进田间,扯下笠帽”

  这三句同样也有点压力,但下面这四句:

  “春眠要趁早”

  “戴胜鸟,莫要吵”

  “容我睡一觉”

  “梦中人声声唤四宝”

  也十分容易让人听懂,更何况,还有图片对照着看,而接下来的这三句:

  “大黄别再咬”

  “不准扯我小夹袄”

  “否则把你送给村头小母猫”

  这就更是清楚了!

  这首歌一出,再配上大屏幕上出现的清新的图画,一开始,便能给人一种十分好的心情。所以在第一段唱完后,现场所有人都呆住了,虽然或许现场也有不少人见过不少色彩鲜艳的图画,但是像是大屏幕上的这种绿悠悠可爱清新画风的图画,今日,应该还是第一次见吧。

  翼国公活了这么大半辈子,可以说,什么新奇的事物他没见过,但今日的表演节目,可以说真的一个比一个让他觉得惊讶,这到底是出自谁的手,才能画出这么好看,令人赏心悦目的图画,关键是,为什么那些字能这么恰当好处的,当唱到那里,它便自动出现。

  这又是一个这个时代的人无法理解的现象,但对于更多的人来说,这很重要吗,不重要,因为,他们都死死地盯着那些文字,生怕有一个看漏的。

  因为这首叫做《采茶纪》的歌曲,其歌词内容同样是十分有故事性的,所以,识字的人当然此时一心便只能想着,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。就这样,直到第一段唱完,众人这才有机会停下来,跟身旁的同伴议论几句。

  可真的还有什么好聊的吗?

  两人相视皆是满目不敢相信自己现在所看到的东西的模样,张着嘴,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  经过这一层层的铺垫,夭夭也总算是把差不多所有的底牌都展示出来了,现场,虽然很多人都很震惊、惊讶,但毕竟,这又不是什么能要他们性命的东西,所以即便再神奇、再诡异,此刻也没有人想逃,而且,开头的这几首歌选择都是相对来说,故事性比较强的歌曲,甚至,这首《采茶纪》,在后半段的内容上,更是一首能跟人讲人生道理的歌曲。

  一个是人生这一路,总会遇到拦路的,纵是天赋异禀,也难以抵挡世事难料。

  另一个,则是人就像茶,得受得了高温熬,叶片从浮到沉,由卷至舒,其中的艰辛有多少。

  假如说前面半段都有些嬉戏,那么后面这半段,无形中,便把整首歌都升华了,即便像是陈羽霖这样的大官,以及卢升之这样的曾经前朝的官员,如今的白衣,同时还是一位病人,都不由得对这首歌的评价高上了几分。

  卢升之枯槁的手一下子便忍不住抓紧了陈羽霖的手臂,他这样的反应,分明是真的听懂了,当然,以他们这些人的学识,怎么可能听不懂。

  要说识字的话,应该在场没有谁能比他们两人识得更多的字了吧。

  感受到自己挚友的反应,其实陈羽霖也何尝不是如此,他也没想到,他们原本只是来这里看个表演,却居然还能顺便学一番道理来。

  当‘唱破春晓’这几个字唱完了以后,两人本以为歌曲还并没有这么快结束,因而注意力又重新回到台上,只是台上这边,却似乎有点不如两人所料。随着乐声渐降,大屏幕也已是慢慢暗淡了下来。

  大舞台的灯光重新打开,然后不约而同地落到这位名字就叫婉桃的姐妹的身上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 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